不打針、不吃藥、在家就能進行——淺談吸入式肺癌治療法

發表時間:2018-04-26 10:19

假設你剛剛被診斷出患有肺癌,你的主治醫生并沒有給你一個充滿挑戰的放療或化療方案,而是給了你一個吸入器和它的家用治療指導,隨后他可以在辦公室監測你的腫瘤進展變化。

鑒于目前肺癌治療的實際情況,上述場景暫時較難實現。一旦被診斷出肺癌,往往預示著一段較長時間的艱苦治療,其中可能包括手術、放療、化療、靶向治療或免疫治療(通常會聯合使用),而這些療法往往多會伴隨一定的毒副作用。而正是這種困境使得吸入式肺癌治療變得如此有吸引力,并且幸運的是,經過幾十年在哮喘及抽煙引起的如慢性支氣管炎和肺氣腫等疾病吸入式治療方面的發展,吸入式肺癌治療已成為一種極具潛力的治療方式。

吸入式療法最初只是將口服化合物霧化并遞送到肺部--但我們如今生活在一個可以“設計吸入”的時代,包含不同治療方法的混合藥劑可以裝在簡便的手持裝置中,其劑量足夠達到所需效果但同時足夠低,以防止藥物從肺部逸散影響其他敏感器官。

然而,這些可能性才剛剛開始用于癌癥治療。直到最近,人們的嘗試也僅限于那些最初并非為了吸入使用而設計的化合物,類似于其他吸入療法的早期階段。大約十年前,這種趨勢發生了變化,為吸入使用設計的化合物在相關臨床試驗中展現出合適的療效以及對非靶向組織的較小的副作用,這使得可以安全遞送到肺部的化合物數量增加,最終能殺死更多的癌細胞。

隨著反義寡核苷酸(ASO)和蛋白質療法的發展(目前這些正在進行開發或臨床試驗),吸入式療法的研究得以更進一步,這些定制的療法被包裹在納米顆粒這一穩定載體中,遞送至肺部。第一批使用該方法的吸入化合物和肺癌生物制劑已進入臨床試驗,阿斯利康與德國Pieris制藥近期宣布了一項合作,將共同研究Anticalin proteins(一種人造蛋白可以結合抗原或者蛋白或小分子)在肺病治療中的作用。雖然該項目著重于炎癥和免疫性疾病的治療,但如果平臺技術有效,最終將可用于腫瘤治療。

基因編輯工具也代表了吸入式癌癥治療的一個開端。隨著CRISPR和其他基因修飾技術在囊腫性纖維化(CF)中被廣泛地使用,未來腫瘤研究人員是否會通過過度表達阻止癌癥的沉默基因,或者沉默驅動癌癥的突變基因來進行癌癥治療,以及他們是否會通過吸入方式來遞送這些療法,將讓人十分期待。

此外,在進行吸入療法的臨床前測試時,針對其他呼吸系統疾病開發的體內吸入模型可輕松轉化為腫瘤學設置。使用發光細胞系和體內成像技術,癌細胞可被遞送并在模型肺中生長。這將有可能使吸入式化療藥物治療癌癥的臨床前療效模型成為可支持正在進行的藥物研發工作的轉化平臺。

我們是否可以使用吸入式遞送治療更多的人,療效更理想,并有更好的患者依從性?設想一個典型的肺癌患者在家中通過定期使用吸入器進行治療,這樣降低醫院成本并提高患者生活質量的未來是否是不現實的?

引用一句經典的臺詞“我們擁有技術”?,F在,我們可以用它來重建我們對世界上最普遍的癌癥之一--肺癌的治療方法。

來源《醫谷網》


文章分類: 行業動態
分享到: